当前位置: bbin > 彩民故事 > 豪杰娱乐首页_连环追凶、凶宅闹鬼!这部20年前经典港片,狠自己看的太晚了

豪杰娱乐首页_连环追凶、凶宅闹鬼!这部20年前经典港片,狠自己看的太晚了

作者:bbin   日期:2020-01-11 11:11:34    阅读:420次

豪杰娱乐首页_连环追凶、凶宅闹鬼!这部20年前经典港片,狠自己看的太晚了

豪杰娱乐首页,​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

皮皮电影 / 每天一部精彩电影推荐

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1999年的香港影坛在影片产量、质量和市场大盘上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趋势。

当年的票房冠军是拿到2985万港元票房的《喜剧之王》,比前一年票房冠军《风云:雄霸天下》(4153万港元)足足少了1168万,比亚军《我是谁》(3885万港元)也要低,仅能排进前年票房榜单的第三位。

市场不景气,迫使各大影视公司在题材把控上都更具针对性,尽可能迎合市场口味。

然而此时林岭东导演却仍在坚持他的写实犯罪片路线,对艺术的坚持着实令人钦佩。

而在这一年他也与曾经合作过《高度戒备》的刘青云再次合作,又邀请来影帝梁家辉,推出了犯罪片《目露凶光》。

当年电影预告片中,刘青云凶恶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而电影也以这个眼神为海报主打,再配上片名《目露凶光》,显得极为带感。

《目露凶光》作为一部双主角电影,梁家辉饰演警员pit关,和刘青云演对手戏。

而刘青云的妻子郭蔼明也在片中饰演他的女朋友傅骞人(amy),

其余演员有李耀明、许绍雄、黎耀祥、邹兆龙,都是香港黄金配角。

电影从一宗地下停车场的面包车撞人致死案讲起。

被撞的是停车场管理员,警方通过调取监控录像,发现停车场所在电脑公司的兼职程序员马文信(刘青云饰演)被一伙不明来历的绑匪绑架。

通过询问马文信的同居女友amy,警方了解到马文信曾经因为资金周转问题,经一个叫做阿东的中间人向某高利贷团伙借了130万,但amy坚称这笔钱已经还清了。

不久amy竟然接到绑匪打来的电话,称马文信已经被释放,人在废弃很久的薄扶林道四号山景酒店里。

薄扶林道四号山景酒店因为曾经发生过命案,据传经常闹鬼,月光笼罩下尽是一片阴森恐怖的景象。

pit和跟班阿bee冒险进入酒店,经历一系列怪事之后,终于还是在一个房间发现了被倒吊的马文信。

警察将马文信带回警察局询问,却发现他神情恍惚,对问话一问三不知,警方也根本无法从他口中得到有用的线索。

既然当事人无法开口,那警方只得从酒店的黑暗历史着手,探究数十年前发生的那宗命案真相。

原来凶案发生在1967年7月15日12时左右,酒店老板欧炳松因怀疑妻子陆月霞与人通奸,在醉酒后持刀将其杀死。

后因畏罪,欧炳松带着不足3岁的儿子同服老鼠药自杀。

当警察赶到时,留声机还在播放一首老歌《愿此刻永留》,

墙上还留有“愿此刻永留”五个血字。

马文信被释放回到家中,他开始变得多疑、情绪化、沉默寡言、行为怪异,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还把花圃中的花都拔掉并砌上砖。

pit带手下在外面监视马文信,又偷偷打开他的汽车车门检查车身,在车底竟发现有变干了的血迹。

因为拖欠欧华银行的房贷,银行已经催了很多次,amy打算要将房子卖出,已经找人来看房,而马文信得知后勃然大怒,坚决反对卖房,并坚称房子的事自己能够处理。

第二天马文信就跑到欧华银行去恐吓经手人王经理,说如果欧华银行收回他的房子,自己就找上门砍他。

回头他又到了香港金融管理局,找他的朋友crystal借1万块钱现金周转。

马文信又向crystal借电脑一用,说是要发送个邮件,却趁crystal到楼下柜员机取钱之机偷偷拷贝了一份金管局的内部流程时间表。

马文信用借来的钱给amy买了一个礼物,想去找amy,却撞见amy坐上了pit的车,便以为他们是要去约会。

原来amy怀疑马文信最近的反常行为是因为在山景酒店里中了邪,而pit也要回酒店找线索,两人便同行来到山景酒店,并拿出元宝蜡烛祭拜请求孤魂野鬼放过马文信。

pit也在马桶中找到线索,并且对马文信更加怀疑。

amy到很晚才回到家中,看到马文信正在花圃上面砌砖块。

马文信问amy这么晚去了哪里,amy就撒谎说是因为加班太晚,此时马文信回头并目露凶光,把amy吓了一跳。

等到夜深amy正入睡时,马文信便拿了一把镰刀冲进房间,警告她不要再和pit来往,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失去amy。

马文信事后开车出去,一个人进酒吧喝闷酒,pit和阿bee也追了过去。

但马文信不想招惹警察,又独自离开了。

pit生疑,从酒吧侍应处了解到马文信进来时有借酒吧的电话打了一通外呼。

pit通过电话号码找到一个单位,户主是28岁的单身女教师林玉冰,pit和阿bee叫开了门,突然闻到一股雪茄味,原来绑匪就藏匿在屋里。

绑匪与pit和阿bee两人交火,女教师林玉冰中枪倒地,阿bee也中枪,绑匪趁机逃走。

pit顾不得追绑匪,回头察看阿bee的伤情,见他身中多枪,已经伤重不治。

pit确信马文信与绑匪其实是一伙的,便逮捕了马文信,逼他交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绑架马文信的正是借钱给他的债主,但马文信并不认识这群绑匪,是通过一个叫陈东的人向其的借钱,之前几次还钱也都是通过这个人。

本来马文信已经把欠款还清,却被陈东拿去赌博还输光了,绑匪要不到钱才绑架了马文信。

回头绑匪又绑架了amy,并约马文信第二天早上10点到青衣地铁站口见面。

马文信在警方监视下赶到地铁站口,却又被要求开车到一座大桥上,并从桥上跳下去。

原来这样是为了摆脱警方的控制,桥下早已有绑匪开快艇前来接应。

马文信跟着绑匪回去见到了他们的头目贵叔,其手下阿胜因为女朋友林玉冰被害,正欲杀amy泄愤。

马文信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软盘,声称自己已经拿到了金管局的工作时间表,其下属的香港纸币印刷有限公司每周五职员会把星期一要用到的印刷物料准备好,只要在周日的时候偷偷潜入公司,便能在里面印钱。

马文信声称会帮他们印钱,但条件是要释放amy。

于是绑匪只好答应把amy释放回家,警方询问amy,才得知马文信之前从事的印刷工作,其实就是为政府印钱。

为了潜入纸币印刷公司,绑匪又绑架了公司的领导李主席和他的老婆,并带着他们顺利潜入公司。

amy回到家中,发现马文信留给她的字条和一张支票,要她拿钱去还银行的欠款,并留下机票要她一起离开香港去泰国。

警察赶到了纸币印刷公司,却被门卫挡在外面进不去,因为纸币印刷公司是监管严密的地方,就算是警察没有足够手续也不能随意进入。

而此时马文信正在公司车间里印钱。

钱印好了,他趁阿胜搬钱之机用切纸机把他的双手切断。

之后马文信又找准时机解决掉了车间里的另一名绑匪。

然后马文信扮作李主席太太的司机,带着印好的钱和李太一起逃离印刷公司。

而绑匪头目贵叔和剩下的人都藏在监控机房里,机房管理汉哥趁绑匪们不注意起身反抗,并按下了警铃。

警察终于得以进入公司,把留在公司里的绑匪一网打尽,贵叔也被击毙。

amy在家中发现了马文信藏在花圃中陈东的尸体,一切真相大白,原来陈东因为把马文信的钱败光,已经被他灭口。

此时马文信也赶到了家中,要和amy一起远走高飞,但amy对马文信已经产生了恐惧,不愿意跟他走。

马文信盛怒之下开始发狂,并把汽油淋在amy身上称要和她一起下黄泉。

pit也带着警察随后赶至,和马文信发生激烈枪战,马文信且战且逃,躲进了山顶一片墓地里。

最后穷途末路的马文信用手枪爆头自杀,结束了悲剧的一生。

在马文信死后,欧炳松的鬼魂竟然从他身上出来,和一个小孩的鬼魂一起离开。

林岭东为了增加电影的娱乐性,特地在开篇加入了在山景酒店的灵异事件。

而原来的结局只是马文信开枪自杀,并没有鬼魂,后来剧组在剪片时才临时决定添加一个鬼魂从刘青云身体中出来的镜头,这样也能与开篇形成呼应。

但林岭东最后还是决定都保留这两个版本,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有鬼魂出现的那版。

电影的核心是讲述马文信在97亚洲金融风暴压力下人性的蜕变过程,刘青云和郭蔼明夫妻双双上阵,配合默契,其表演也堪称炉火纯青。

刘青云也留下了香港影史上最邪恶的一个眼神,他代表了当时香港人的一种普遍心态,就像一只被困于笼中的猛虎,眼中充满了怨恨和不甘,透出暴戾而凶狠的杀气。

这种凛冽杀气,正是香港电影一贯保留的底气。

然而随着内地开放电影市场,香港电影人蜂拥到内地发展,为了适应更加广阔的市场,势必作出妥协,那份残存的杀气,终于也被消磨殆尽,只剩下《树大招风》式的欲说还休。

林岭东导演在本片之后,也离开香港前往好莱坞发展,但在与尚格·云顿合作过两部电影(《复制人》和《地狱醒龙》)之后,终不甘心做b级片导演而回归香港,并随波逐流拍起了合拍片。

只可惜接连几部电影都难以重现昔日荣光,直到2018年12月29日在家中去世。

《目露凶光》拿到金像奖和金马奖共计10项提名,却颗粒无收,未曾想竟成了他最后一部高分电影。

如今我们只能翻出“风云”三部曲、《天若有情》、《高度戒备》、《目露凶光》,追忆那份逝去的傲气,和这位悲天悯人的导演。

或许我们不要说香港电影已没落了,它只是改变了形象,以一种温和、谨慎而媚俗的方式生存下去,我们对它视而不见,只因它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当看到《新喜剧之王》能够拿下5.46亿时,一切关于“香港电影没落”的讨论都显得毫无意义。

文/皮皮电影特约作者:热血丹心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 Copyright 2018-2019 gabracadabra.combbi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